岳庆娥给儿子穿上干净的衣服。本报记者 李岩松 摄

岳庆娥给儿子穿上干净的衣服。本报记者 李岩松 摄

本报2110110消息(记者 张林) 25日,39岁的谢向阳从任城区谢营社区走失,此后家人一直寻找无果,年迈的父母非常着急。30日下午,开车经过曲阜的李吉斌发现了谢向阳,并将他带回济宁,一家人再次团聚。

30日18时,记者赶到谢向阳的家,谢向阳的妈妈岳庆娥正给儿子换衣服,老人脸上的表情轻松了许多,家中弥漫着欢快的气氛。

记者辗转联系到了好心人李吉斌。“上午11点左右,我开车去曲阜办事,途径京沪高铁曲阜东站时,看到一名男子蹲在路边。”李吉斌说,当时马路上车来车往,我看他一个人待在路边非常危险,就下车走到他身边,问他哪里人,自己一个人在这干什么。

“当时,他的衣服上有泥污,腿上还有伤,言语间也很含糊。我问他多次,也没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”。李吉斌回忆说。

“天气不是太好,我就想尽量问问他是哪的人,把他送回家。”李吉斌介绍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发现这名男子有些面熟。后来,联想到近几天一个朋友说,让他留意一下一名失踪的男子,他立即和这个朋友取得联系。

李吉斌告诉记者,根据朋友电话中所说的体貌特征和穿着,我猜测这个男子应该是他说的走失的男子。 

“无论是不是,我打算把他带回济宁,让他的家人看看。于是,我找朋友联系到谢向阳的哥哥谢向东,约定在东外环见面。”李吉斌说,他这个朋友和谢向东是好朋友,他曾去过谢向东的家,当时见过谢向阳。

到达东外环时,谢向东早已在那里等候。看到谢向阳从车上下来,谢向东的情绪很激动。

事件回放 

39岁的儿子 突然走失了

25日下午3点左右,谢向阳吃完饭,替妈妈岳庆娥倒了一杯水,又走到爸爸身边,摸了摸他的头,随后,出门逛街。

当日下午5点,岳庆娥到外面喊儿子吃饭,“我找了一圈没找见,心想让他多玩回吧,就做了3碗面条等着他。”岳庆娥说,过了好久,儿子还没回来,她又出去找,直到晚上8点也没回家。儿子可能走失了,她抓紧和大儿子谢向东联系。一家人找到凌晨2点,也没发现谢向阳。 

谢向阳8个月大时,被诊断为脑袋缺氧,患有智力衰弱症。

谢向阳6岁时学会了走路,当时全村人都很高兴。“他很听话,虽然做不了复杂的活,给倒杯水、洗洗盘子还是能做到的。”岳庆娥说,儿子的人缘很好,周围的人都认识他。

谢向阳的哥哥谢向东说,妈妈身体不好,爸爸遭车祸截肢,弟弟走失之前,三口人住在老家的房子里,相互之间照应着。“弟弟以前也出去玩,但从没走丢过。这次走失,家人很担心,尤其是下雨天,弟弟不懂得避雨,妈妈的心一直揪着。